当前位置:郑州盛展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资讯城市更新莫忘古建筑保护
城市更新莫忘古建筑保护
2023-01-25

“早在七八年前,政府便已规划要对夏街村进行连片改造,而改造的范围约达63.63公顷。在广州城中村改造三年行动计划中,夏街与新何、东华等5条村赫然在列。”近日,在增城搞了十多年规划工作、一直在参与当地古村活化的武文溥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如果现在还不吁吁社会各界加大对这条千年古村的关注,该村上百座古民居、祠堂、门楼和古庙等历史建筑,很可能将面临巨大破坏。

近年来,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正式实施,以广州、深圳、东莞和佛山为代表的珠三角城市,开始进入城市更新加速发展的快车道。

随着一大批社会资本纷纷抢滩这场万亿级的改造开发盛宴,广东珍贵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应该如何在城市更新中避免破坏,也引起了一些有关政府部门、学术团体和社会机构的担忧。

增城千年古村被纳为“三旧”改造范围

广东是岭南文化中心地、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中国近代民族革命策源地,也是广府文化、客家文化、潮汕文化交汇地。广州增江河西岸的大片古村落,被武文溥等乡村规划志愿者誉为一本活着的岭南历史文化教科书。

被麻石大街贯穿全村的夏街,是增城最大的城中村,亦是最古老的村落之一。

夏村人世代以耕读传家。这座千年古村,至今仍聚集着上百座清末建成的民居古宅,10座已列为不可移动文物的祠堂、门楼、古庙。14年前,武文溥大学毕业后正式来到增城区城乡规划与测绘地理信息研究院工作,参与新农村规划、美丽乡村建设、深入乡村调研的过程中,他发现增城居然还存在一批历史建筑保存不错、空间格局比较完整的古村,这跟他在其他一些“新村”所看到的新房建起一片又一片、新村规划却找不到半点影子的现象形成了强烈对比和反差。难得见到如此原生态的传统建筑群落和村民居住空间,武文溥的内心马上升起了一股想要努力借助自己专业知识去带动村民守护好这些资源和环境的冲动。

不过,让他“感到遗憾”的是,即使像夏街这样的古村,大量的老房子要么空置,要么出租给外来打工者使用,由于年久失修,有的外墙、屋梁已开裂,有的屋顶杂草丛生,有的被乱改建。“像夏街这类古村落,若无法活化利用、不产生新的使用价值,迟早会自然消亡。

事实上,记者在现场看到,多栋原本矮层的历史建筑已经被村民自主拆建成“高层”的小产权房。而随着今年广州城市更新工作加速推进,与夏街类似的一批古村落亦引起一些社会有识之士的高度关注。

大拆大建给文化遗产保护带来压力

记者了解到,旧厂房、旧村庄、旧城镇“三旧改造”已经成为广东城市更新的推进器。不过,在“三旧改造”不断推进的同时,也给一些城市原有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带来了压力。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专家丁卓明对各地市“三旧”改造中的实际案例进行过深入研究。她发现,建设性破坏已经成为影响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主要问题。尤其是在城市更新的过程中,由于政府、企业(开发商)、产权人、利益相关人等的利益协调机制不畅,周期过长、资金短缺、活化门槛高而造成的更新改造动力不足,公共参与不足等,都会严重阻碍到对这些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

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广东省三旧改造协会规划与设计专委会主任委员马向明表示,在旧改工作发展的初期,由于缺乏系统性政策引导、政府监管不足,参与进来的市场主体都以商品房开发为主。特别是随着城市的扩张,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由于房产收益率高,在这一更新阶段,大部分的土地更新项目以商品房开发为主,村民、开发商与政府在“旧改“博弈的过程追求利益最大化,由此也在一些地方的项目中出现了历史文化资源破坏、公共服务设施不足等问题。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地方的村民对是否应该保护本村的历史建筑似乎还未形成共识。此前,广州海珠区沥